业务传真:029-85427802

电子邮箱:xaqjft@163.com

地 址:西安市雁塔南路政通大道二号曲江文化创意大厦10层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PE之都博弈升级:西部重金吸引
PE之都博弈升级:西部重金吸引
文章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12-06-21 浏览量:1046

天津清退PE(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传言近日虽被当地官员迅速澄清,但一线城市监管升级已是不争事实。与此同时,PE的账面回报率大降,部分PE无钱可赚,甚至亏损,PE洗牌在所难免。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新疆、山西、天津等地调查发现,不少西部地区推出优惠政策吸引PE,但PE西迁可能只是“看上去很美”。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地方官 员、PE人士和业内专家认为,一些地方出于税收、政绩考虑加大了引入PE的力度,加剧了城市之间打造“PE之都”的竞争,但中西部PE增加主要不是东部 PE存量的转移,京、津、沪、深位居一线梯队的PE版图并未改变。在加强监管、统一税率的未来,PE发展将出现较大的分化。他们建议,从国家层面立法规范、支持PE发展,政府应减少对PE的干预,引导行业自律组织发展壮大。

  西部“重金”吸引PE西迁疑云

  如今的新疆,俨然一片PE投资的热土。这得益于2010年8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促进股权投资类企业发展暂行办法》的发布。其中规定,在新疆注册的公司制股权投资类企业能享受15%所得税率,还有地方财政奖励,相比北京、上海等地25%的 税率有大幅优惠。更具吸引力的是,新疆的企业上市有“绿色通道”,这对PE缩短投资周期,提高回报率作用巨大。

  在上述优惠政策的诱惑下,总部设在深圳的达晨创投于2011年设立新疆办事处。达晨创投新疆首席代表邵红明介绍,从2011年7月至今,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达晨在新疆已投资3个农业项目:康隆农业、宏邦节水、永成农机。但目前达晨在新疆还没有正式设立基金。

  跟着地方优惠政策走的,除了达晨,还有上海永宣、软银中国等。总部在上海、擅长矿产资源投资的上海永宣,比达晨在新疆的布局更早。其在2010年和 2011年分别和新疆自治区政府、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合作成立了两只基金,首期规模达23亿元。目前,已投资了大中矿业、现代石油等项目。总部同样在上海的 软银中国2011年在天津和新疆都设立了基金。

  与此同时,一批以避税为主要动机的中小PE也蜂拥入疆。

  新疆金融办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年底,新疆股权投资类企业已从年初的12家增加到358家,注册资本209亿元,管理的资产近740亿元。只有一年多的时间,新疆的股权投资企业和资产管理规模就跃居西部大开发省份首位。

  无独有偶,“煤都”山西也出台了吸引PE进驻的优惠政策。2011年晋中市被山西省确定为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示范区,当年9月发布了鼓励发展股权投资财税政策。其中规定,注册资金符合条件的PE,每年投资总额有10%以上投在晋中,70%投在山西,将企业缴纳所得税、营业税的市、县两级留成部分全额奖励;投 资额不达上述比例,按70%予以奖励。高管人员所缴纳个人所得税,按50%予以奖励。

  虽然条件很诱人,但晋中并没有出现像新疆那样的PE潮。山西省金融监管部门官员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山西民间资本很多,但大多不愿意把钱委托给别人去投资。观念上不开放,导致募资困难。”

  中西部地区的PE得到逐步发展,这是否表明PE从东部向西迁移呢?对此,邵红明说:“真正的PE是发掘好的项目,就算因为税收低了,但这里没有好项目,赚 不到钱,就得撤。而且那些以避税为目的的小PE根本就是‘南郭先生’,迟早是要被淘汰的。从投资角度看,PE并不局限于一个地区,新疆只是他们全国布局中 的一个点。而且,京沪等地的PE也没有大规模减少。那你说,PE迁哪里去了呢?”

  上述山西官员也表示,PE不存在迁不迁的问题。“山西经济相对比较落后,因此才发展PE。但就算出台了很优惠的政策,但PE也没见得就蜂拥而至,大部分还在北京、上海等地。它们那里的市场环境、项目资源优势,山西在短时间里比不了。”

  相比东部来说,中西部的PE才刚刚起步,PE增加、投资热度上升,是正常现象。业内人士表示,这增加了中国PE的总量,而不是东部PE的存量向中西部转移。

  一二线梯队激战 “PE之都”博弈升级

  实际上,在PE西迁的背后隐藏着各地争建“PE之都”、“PE中心”的激烈角逐。

  一线城市在加强监管的同时仍表示将延续或推出优惠措施,大力发展PE。天津目前已有股权投资企业和管理机构2400多家,认缴资本4600多亿元。天津市 发改委官员表示,今年以来,天津提高PE注册门槛,并整顿不合规的PE。但“两免三减半”的财税优惠政策仍延续。而且,天津市政府在今年1月搭建了PE与 科技型中小企业对接的市级服务平台——天津创投之家。在PE退出渠道方面,天津下一步将着手研究对冲基金。

  上海浦东新区在2008年、2009年连续出台两项股权投资激励政策。上海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局局长施海宁表示,截至2012年4月底,浦东新区已有800多家私募股权投资企业,涉及资金总额达到1400亿元。中国前十大PE中的6家已经入驻浦东。

  施海宁表示,上海浦东新区下一步将抓好“金才优质计划”。这是一项旨在引进一流股权投资人才的计划。“我们最重要的是要打造高端人才的竞争优势,凡是在金 融局备案的股权投资企业,对它们的高管,高管的父母亲、配偶、子女,提供医疗、教育等方面的便利。”此外,今年下半年,浦东新区将重点研究并购基金,计划 出台一个支持并购基金发展的措施,促进PE退出渠道多元化。

  6月7日,上海市工商局和浦东新区政府联合推出新政,其中,探索股权投资公司制企业直接变更为合伙制企业成为促PE发展的亮点。而现行政策是:公司制企业必须先注销才能重新设立合伙制企业。

  而在2003年就开始支持创业投资发展的深圳,2010年再次发布了鼓励政策。深圳创投公会的数据显示,目前深圳的股权投资企业和管理机构有近1000家,管理的资本达3000亿元。深圳市副市长陈应春6月6日表示,深圳前海金融新政有望于近期出台,未来将加大引进外资金融机构力度。深圳创投公会秘书长王守仁透露,下一步深圳准备吸引外资PE落户前海。未来深圳将强化PE总部经济,让深圳成为PE投资决策中心、资金管理中心、收益分配中心、高管培训中 心。

  就在京、津、沪、深激战正酣之时,一些二三线城市也悄然开始抢滩布阵。据不完全统计,除新疆、山西外,鄂尔多斯(10.66,-0.10,-0.93%)、三亚也加入这场“PE大战”。

  2009年1月下发的《国务院关于推进重庆市统筹城乡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重庆要建设长江上游地区金融中心”。此后,发展股权投资基金成为重庆市金融办的工作重点之一。

  同样受益于中央政策的支持,2011年5月,云南定位为面向西南开放的重要桥头堡。云南省提出将昆明打造成为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并于2011年8月颁布实施《云南省股权投资基金备案管理试行办法》。

  而号称“中国迪拜”的鄂尔多斯,试图挥别“羊煤土气”,在2011年出台鼓励股权投资的政策后,就致力于打造“中国私募重镇”。

  旅游城市三亚也不甘落后,2012年4月与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将建设中国(南海)PE投资管理平台,把三亚打造成为PE注册和开展业务的集中地。

  一时间,争做“PE之都”似乎成了不少城市的共同目标,唯恐被落下。

  避免恶性竞争 统一监管应提上日程

  各地为何热衷大搞PE?“扩大税源和政绩考量是动力。”一位PE人士直言不讳。

  但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各地官员们都否认这一说法。“我们吸引PE前来注册和投资,最主要的手段就是税收减免。你把PE引进来了,但它不投你当地的企业,这样企业发展不起来,扩大税源是无稽之谈。”上述山西官员认为。

  他坦承,钻政策空子的PE肯定存在。但PE的发展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最终会沉淀一批真正专注于实业投资的PE。“企业壮大了,PE也得到了应有的回报,这种良性循环促使部分PE扎根当地,继续为其他企业服务,而这是政府乐见其成的。”

  但事实上,上述PE人士指出,引入PE对地方来说几乎是零成本。“地方招商引资,需要拿大量的土地和优惠政策换项目,并且项目周期长。但只要PE在我这里注册,在不在这里投资不要紧,只要它产生了投资收益,就得向我缴税。这样‘白捡’的税,各地当然希望‘多多益善’。”他说。

  新疆自治区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股权投资类企业已在新疆实际完成各项税收1.91亿元,地方留成近8000万元。

  此外,政绩考量也是一些地方决策的关键影响因素之一。上述PE人士还透露,一些地方政府热衷打造所谓“经济特区”、“金融中心”,PE的多少及规模是一个 很重要的指标。于是,不管当地是否具备相应的金融条件,先用极具诱惑力的条件把PE引进来再说。但是,很多地方的如意“算盘”可能落空。据清科集团研究, 目前中国的PE版图并没有因各地的争抢而出现大的改变。

  从基金数量、规模和投资案例来看,PE第一梯队仍然是京、津、沪、深;第二梯队是经济发达的东部省份和正在崛起的部分中西部省份,比如浙江、江苏、广东、湖北、四川、山东等;第三梯队主要集中在经济欠发达的西部省份。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中西部地区虽然可以出很优惠的政策吸引PE,但京沪深等地有相对成熟的市场环境和PE产业链服务,如证券交易所、产权交易所、金融机构聚集区、高端人才资源、活跃的民营经济和科技型企业,这些是中西部地区短时间内无法达到的。

  比如,云南虽然出台了关于发展PE的好几个文件,但在云南注册的PE并没有增加多少。

  “一个地方PE的发展水平与政策、经济发展程度、产业特点、金融环境息息相关。京津沪深等地在这些方面处于领先地位,PE聚集是自然的事。但一些省份明显 不具备条件,也大搞PE,这就有点‘拔苗助长’。”PE业内人士说,“其实,有几个‘PE之都’就够了,它们可以辐射到周边省份、城市,当地政府只要把产业发展好了,PE就会主动来找项目了。”

  事实上,今年以来,有关部门试图在税收等方面统一监管,避免各地恶性竞争。

  一个不愿具名的国家发改委官员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从国际惯例看,国家通常只对创业投资基金这种市场失灵的领域给予适当政策扶持,对一般性股权投资基金,因其已是市场充分有效的领域,故不再给予政策扶持,而是通过适当监管防范风险。

  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研究员魏志梅撰文称,近年来国内不少地方政府竞相出台针对股权投资基金各类优惠政策。其中,不少属于越权减免税政策。

  根据财政部、国税总局的规定,个人投资者的税率,无论你是普通合伙人还是有限合伙人,必须参照个体工商经营所得,适用5%-35%的税率缴税。而不少地方的税率为20%甚至更低,还享受税收返还、奖励等优惠。

  魏志梅称,名目繁多的地方性税收优惠政策,不仅助长了“全民PE”,造成了行业的恶性竞争,而且为一些不法分子进行非法集资创造了条件。因此,从维护国家税法统一,促进股权投资行业稳妥发展的角度考虑,有必要对地方所出台的各类越权减免税政策进行清理整顿。据了解,目前国家税务总局可能提高PE税率及统一 全国PE税率的政策预期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实际上,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地方政府似乎对PE监管普遍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天津的一名官员说,现在新疆、山西等地出台鼓励PE发展的政策,原则上值得肯定,但如果监管不跟上,难免出现非法集资案。

  但上述PE人士表示,中西部地区是发展心切,巴不得PE们都来。而PE对监管是极其敏感的,一提加大监管,PE投资就会降温。投资一降温,地方就会受到损失,政绩也将打折扣。因此,地方政府没有加强监管的动力。

  立法规范发展 助力经济转型

  业内人士认为,应认识到PE是国民经济中催生创新的动力源(6.61,0.00,0.00%)泉,对经济转型的重大推动作用,尽快完善PE业相关法律,规范要素市场,促进持续、健康发展。

  中国经济转型能否成功主要看两个方面:旧的产业整合升级,新兴产业发展壮大。而这都需要创新,创新需要风险投资来驱动。从这个层面上来说,PE的发展关系到中国的经济转型。

  相比于美国,中国的PE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经过将近一个世纪的发展,美国私募股权基金成为仅次于银行贷款和IPO的重要手段,并形成了一套比较规范的运作机制。据上海律师协会基金研究会委员赵东升统计,美国目前有600多家专业私募股权基金,管理着超过4000多亿美元的投资基金,占据了全球私募股权资本 市场的40%的份额。

  深圳创投公会秘书长王守仁和金诺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郭卫锋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对私募股权投资的支持是不遗余力的,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美国国会通过一系列法案,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活跃的私营经济和浓厚的创业氛围给 PE投资带来了丰富的项目源。二是政府支持体系的形成。美国总统在任期内要不定期召开白宫中小企业会议,商讨支持中小企业投融资的问题和对策,并以此来制

  定相关法案。而美国证监会每年要召开一次中小企业融资会议,完善规章制度。三是投资税收优惠。1978年美国将资本利得税从49%降为28%;1981年 又从28%降至20%。税率的降低极大的促进了PE的发展。四是拓宽风险投资资金来源。美国《银行法》允许信贷机构将自有资金的5%用于风险投资业务。上世纪70年代末,美国允许养老基金的5%进入风险投资,从而使法人机构成为风险投资机构的主要资金来源,其中养老金是最主要的来源。现在,养老金的比例提高到了10%,并允许保险公司投资于风险机构。五是为风险投资提供较完备的退出场所。NASDAQ、OTC市场的建立与发展,使企业融资和PE退出得到了 保障。

  王守仁表示,美国PE发展的经验表明,国家层面的立法支持是极为重要的。“2005年,发改委等十部委联合颁布了《创业投资企业管理暂行办法》,但这是部门法规,而且比较笼统。因此,应该总结近十年来PE发展的经验,尽快修订完善法律,对行业的发展要有统一的规划。”

  郭卫锋认为,加强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也刻不容缓。王守仁认为新三板建设要加快。“不同的市场有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交易方式,PE退出也不能主要盯着IPO。”

  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扶持,增强创业氛围,进一步激活民营经济,也是非常重要的。同时,国家对新兴产业的发展设立引导基金,应该更细化点,规模更大一些。“早期创业风险很大,需要引导基金支持,等企业具备了一定规模和发展潜力,PE也就愿意跟进。”

  此外,王守仁表示,政府应减少对PE的干预,而应引导行业自律组织发展壮大。“加强行业自律管理,对PE的投资理念、投资文化和行业规范将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

(摘自新浪财经)